怡春院 » 科技 > 互联 > 正文

新加坡康力国际控股有限公司的兴亡史 潘安娟其人其事

核心提示:  直销报道网讯【编者按:】潘安娟是新加坡D-TEAM国际控股有限公司的董事长,这是一个完全由华人组建起来的团队,他们是在新加坡当局喊出...

 

 

  直销报道网讯【编者按:】潘安娟是新加坡D-TEAM国际控股有限公司的董事长,这是一个完全由华人组建起来的团队,他们是在新加坡当局喊出“搭中国经济顺风车”的特殊时刻应运而生,并以积极从事医药物流、市场策划、国际会议、协助中国企业到新加坡上市为主要工作。在中国运作的风生水起的康力自然成了他们的首选合作伙伴。

  通过梳理广东康力直销业务的发展进程,可以看到正是新加坡康力的出现吹响了广东康力进军中国直销业的号角,作为海外的分支机构,新加坡康力一直作为广东康力未来在中国开展直销业务积累经验和培养人才的“试验田”,而新加坡康力的法人潘安娟在随后的很长时间里,是广东康力在国内开展直销业务的实际负责人。2007 年 3 月 30 日广东康力发表声明和新加坡康力断绝上下级关系,实际上宣布了潘安娟在广东康力直销业务领导地位的终结,使得新加坡康力在新加坡运作期间发展的几百名经销商成了“孤魂野鬼”,一朝之间成了被抛弃的孩子。本文所述,也正是这些“没了爹娘”的经销商主动寻求媒体帮助时提供的,为了尽量的客观反映,本文仅根据从新加坡康力经销商那里得到的资料陈述历史,留给读者去判断。

  2007 年3月30日,作为内资直销获牌企业的广东康力医药有限公司 (以下简称“广东康力”)在其公司网 站上发表了一则声明:“自 2006 年起 , 新加坡康力国际控股有限公司与广东 康力医药有限公司的关系变更为双方 独立法人的合作关系(新加坡康力国 际控股有限公司的法人为潘安娟),双 方已不存在上下属机构工作隶属关 系”。这对于熟悉广东康力直销业务的 业内人士和新加坡康力国际控股公司 (以下简称“新加坡康力”)所管辖的 新加坡经销商而言,无异宣告了新加 坡康力历史的终结,可新加坡康力所 辖的经销商命运如何,新加坡康力和 广东康力是怎么的关系 ? 新加坡康力 的负责人潘安娟何许人也?本文试着 去梳理这一段历史的浮沉。

  让时间回到2005年,正是在这 一年中国关于直销的两部条例出台,正式宣告了“合法直销”时代的到来,也正是在这一年,广东康力确定了进 入直销行业的战略规划,作为国内大 型的国有医药集团,广东康力对国家 立法重新开放的直销行业志在必得。但是作为一个直销行业的新手,要想 在未来的战场上封疆裂土,必定要有一支业务过硬的直销领导团队,国内直销界的“操盘手”如过江之鲫,鱼 目混珠者多,这让广东康力的领导层 很难选择到适合自己的直销管理者, 同时在没有获得直销经营许可证之前,公司无法大规模开展直销业务,这也 会使公司内部无法通过业务培养出一批自己的业务骨干。在这样的背景下,潘安娟的出现最终促成了广东康力在 海外设立分支机构,试水“直销”,为中国区域的直销业务做准备。

  潘安娟, 福建厦门人,几年之前来到新加坡,参与过好几家新加坡本地直销公司的运作,也曾帮助中国“天狮”开拓新加坡的市场。通过 承办新加坡“环球企都”企业峰会等 一系列商务会议,潘安娟不仅和内地 的商界有了接触,更为重要的是借助 会议组织的平台,潘安娟不失时机的 抛出了“打造海外华人精英团队,为 中新及亚太经贸圈尽责尽力”的企 业目标,成功吸引了一批在新加坡 留学的中国留学生加入到她的团队 里,这批留学生都利用业余时间,义 务的从事一系列的商务运作,包括一 些中国产品在新加坡队的市场推广, 队伍取名 “D-Team”( 详情见:www.dteam.com.sg), 这 让 潘 安 娟 拥有了一支可以向合作者展示的“海外团队”。

  正是由于这批留学生的存在,再 加上潘安娟本人在直销行业的经验, 让广东康力看到了一个海外直销基地 的 雏形。于是,2005年8月16日, 双方迅速成立了新加坡康力国际控股 有限公司,由潘安娟领导在新加坡开 展直销业务,为广东康力的国内直销 业务投石问路并储备人才。在潘安娟 “个人创业”思路的影响下,旗下的这 一批留学生中的一部分也投身直销行 业,这成为了当时新加坡康力最宝贵 的人力资源,这样一批有着高学历, 拿着奖学金的正规“海龟”部队对广 东康力开拓国内直销市场无疑是一招 “杀手锏”。

  以高学历留学生为团队核心,以 “公司即将拥有在中国开展直销的合 法牌照”为宣传口径,潘安娟带领的 新加坡康力一时之间吸引了不少新加 坡本地华人前来考察参观,并吸引了 一些想去中国做生意的新加坡人加入, 加入的经销商都被告之:新加坡的经 销商属于广东康力的海外线,是“全 球一张网”。此时的新加坡康力只有一 种产品,就是“康力能量水机”,由马 来西亚制造、潘安娟亲自选定的产品, 目标直指中国庞大的饮用水市场。

  为了能短时间之内快速提升业绩, 同时也为了回避中国直销法草案中不 允许国外人士进入中国做直销的规定, 潘安娟宣称“虽然以个人名义无法进 入中国做直销,但是新加坡人可以去中国开直销服务网点,以网点的管理者身份进入中国”,由此掀起了声势浩大的促销“服务网点管理者资格”的活动。在当时的康力直销制度设计里,能开店的只能是“红宝石经理”以上的级别,于是这场促销也被称为 “红宝石经理”的促销活动。一个“红宝石经理”需要购买150台水机,合新加坡币11万左右。一个月下来,共有5个新加坡人购买了共计750台水机,并签订了“服务中心”的合同。以当时的促销价每台3550人民币计算,共计销售了266万元左右,打响了在新加坡的第一炮。

  除了海外的直销基地之外,潘安娟还参与了为广东康力的医药物流进行海外融资的工作,在D-team的网站“信息中心”里可以清楚的看到“2005年12月成功为中国康力引进欧盟资金38亿人民币”这一消息。在当时,由于医药物流融资的成功,潘安娟在广东康力处于一个非常关键的位置,这是国内其他的直销“操盘手”所无法比拟的。

  2006年7月,广东康力的直销申牌工作进入了冲刺阶段,为了更好的配合申牌,公司把直销筹备总部搬到了北京崇文门外,而广东康力直销国内的前期业务在经历了几批直销操盘手的折腾之后,已经迫切需要有人挽回颓势,潘安娟再不能坐镇幕后了。当月,潘安娟走向前台成了名副其实的康力直销管理一把手。

  此时的新加坡康力,在经历了大半年的等待和发展后,仅仅发展了约500人的队伍,整个市场开拓已是强弩之末。究其原因,恰恰是新加坡康力的战略定位——“到中国做直销”决定的:大家都在坐等广东康力拿了牌照好进入中国,并不着眼于新加坡本地市场。于是在等待了大半年而且不知道尽头是何处之后,新加坡康力的运营情况实际上已经陷入停顿,只有零星的业绩。此时新加坡康力的产品也出了问题,马来西亚生产的水机由于没有中国政府的批文,无法在中国地区销售。面对越来越艰难的时局,“去中国做直销”成了唯一的救命稻草,至少潘安娟安慰大家说一定可以找到在中国销售水机的途径。

  然后一旦走到前台,直销职业经理人和企业老板之间的矛盾就不可避免。从市场表面看,在潘安娟的领导下广东康力直销业务并没有如期打开市场,还引发了诸多关于市场、产品等等的问题,与此同时,新加坡康力的经销商被告之:从2006年年初开始,新加坡康力已经从财务上和广东康力脱离,自负盈亏了。种种迹象表明了潘安娟和广东康力之间发生了一些不可调和的矛盾。至于是什么样的矛盾让两者最终走上了分道扬镳,我们不得而知。

  事情的结果却是让新加坡康力的经销商始料未及,2007年1月,广东康力拿到了等待一年多之久的直销许可证,并在随后的几个月内把直销业务总部从北京搬到了深圳。同年3月,新加坡康力全面停止了直销业务的运作;当月30日,广东康力在自己的企业网站上发表声明,与新加坡康力脱离关系。

  此后,当新加坡的经销商致电广东康力深圳直销总部时,得到的答复是广东康力和新加坡康力没有任何关系,也不承认新加坡有隶属于广东康力的经销商。再询问新加坡康力的负责人,无论是潘安娟本人还是其重要助手郑兆丽、师军慧、吴烈等人,都无法给新加坡康力的经销商任何明确的善后方案,并且在几个月后搬离了原来的办公楼。转眼间几百号经销商变成了无家可归的“孤魂野鬼”,去中国做直销的梦想之门轰然关闭。尤其是当时出资几十万新币的“红宝经理”们,竹篮打水一场空,手头和新加坡康力签订的服务网点合同墨迹未干,转眼就变成了一堆废纸。

  新加坡的经销商于是转而寻求媒体和法律部门的帮助,当他们回顾过去的时候,发觉自始至终,新加坡康力的经销商都没有在广东康力的经销商管理体系中出现过,而新加坡康力的经销商也一直是从新加坡康力领取报酬,从头至尾新加坡的经销商都没有和广东康力扯上什么实质性的关系。所以当广东康力宣布与新加坡康力脱离关系时,可谓十分干净利落,让新加坡的经销商无可奈何,从而也开始怀疑新加坡康力只是借用了康力的牌子来“下自己的蛋”。

  据称,新加坡康力的经销商已经将材料新加坡商业犯罪调查科。其中的是是非非到底如何现在还无法下一个定论,我们作为媒体无法下判决书,只能把这段历史陈述如斯,青山遮不住,希望时间会还这些经销商一个公道!

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新闻聚焦
企业动态
产经要闻
评论排行
友情链接: 40nn0.space    228pm.com